手机版 | 登?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黑耀黎光 > 文章

六煙花秀

时间:2021-03-14    点击: 次    来源:0    作者:原創 - 小 + 大

“你怎麼會在這裡!?”艦橋室裡孫副官用帶著威壓的語氣質問著雷佳,把兩艘船的船員都搞蒙瞭。

“額,孫叔跟佳姐認識?”黎銘小聲翼翼的問向一旁處在失控邊緣的孫副官。

“這裡面情況很復雜,回去後再解釋。”意識到自己已經快失態的孫副官立刻反應過來,偏過頭向黎銘點瞭一下頭,黎銘看到孫副官那復雜的表情也沒多說瞭。

“我們兩艘船的護盾堅持不瞭多久,我的船除瞭一些剩餘的暴風**,暫時沒有別的武器可以使用瞭,穆勒卡的船情況要好一點,隻有兩座副炮損毀。”說話的雷佳直接無視瞭孫副官,就像不認識一樣。

“我們會全力掩護貴艦撤退,請一定要把樊老將軍的兒子救走,他就在你們要救的那個逃生艙上。”說完擴音器便裡傳來瞭激昂的破陣形曲,兩艘已經傷痕累累的戰艦也加大瞭碼力,準備沖入敵陣。

“等等,你要幹什麼!”孫副官突然在一旁大聲吼道,而屏幕裡的雷佳沒有回答,但眼角已溺出瞭細淚。

臉上已青筋暴怒的孫副官隨即準備沖出艦橋室,可在快要沖出門的那一刻,被一隻手攔瞭下來。

“那是我女兒,我孫閩染唯一的女兒!”已經被焦慮沖昏瞭頭腦的孫副官指著屏幕上的雷佳盯著著攔住自己的黎銘。

“啪!”一陣耳風飛過,摸著自己火辣的右臉,孫副官驚訝的看著眼前扇自己的薈音。

“就你現在的狀態,我會多準備一個收屍艙,冷靜點,你是指揮官。”薈音在一旁早就看不下去瞭,再得到瞭黎銘的暗示後一耳光扇醒瞭孫副官。

“孫叔,你就留在艦上和薈音一起指揮吧,我們去去就回。”話音剛落,黎銘已經帶著水棋走出瞭艦橋室,留下瞭熱淚盈眶的孫副官,看到那瀟灑離去的背影,這個男人對著門口深深的鞠瞭一躬。

“從現在開始戰艦交由副艦長指揮。”廣播裡傳來黎銘的聲音,讓大夥都知道自傢艦長又擅離職守跑去浪瞭。

黑耀光號經過短暫的修整後,再次升起護盾沖入混亂的戰場,朝著逃生艙的位置邊打邊進,而另一邊的兩艘泰瑪戰艦,以穆勒卡打頭陣雷佳在後提供暴風**支援,沖入瞭敵陣打算把這潭水攪得更渾。

“不要給我吝嗇,左舷瞄準敵驅逐艦,破甲**40發,喂給它!”帶有破甲彈頭的暴風**呼嘯而出,飛向瞭一旁的龍族驅逐艦,18發**被其護盾擋住,剩下的成功命中瞭其主炮和艦體,緊接著無數發粒子光彈還瞭回來,在規避瞭大多數的光彈後還是有幾發命中瞭雷佳艦船的護盾,其中一發穿透瞭護盾,雷佳她們結結實實的挨瞭一發,好在泰瑪帝國的戰艦在構上的強度還是很不錯。

“C—2區出現傷亡,醫療小組已先前的戰鬥中全員陣亡,C—1區還活著的人快過去救援,其餘人員繼續戰鬥!”

一旁的黑耀光號也終於來到瞭逃生艙的位置。

“打開A—8貨倉,機械臂開始回收逃生艙速度快,我們的時間有限能回收多少裝多少!”

在貨倉打開後,穿著宇航服的子豪呆住瞭,像是被人肆意**後的戰艦殘骸,太空中漂浮著的屍體,昏暗的塵星下構成瞭這充滿瞭死亡的寂靜風景。

“子豪別發呆瞭,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一旁船員趕緊提醒子豪,並開始操作機械臂進行回收作業。

在八條機械臂的通力合作下,一個接一個的逃生艙被成功回收,當逃生艙的艙門打開時,醫護組的船員趕緊沖上前把傷員抬瞭出來。

“回收多少瞭?”一旁的工程組長急切的問道,他明白現在失去的每一秒都會少救一個人。

“70個,逃生艙的分佈很散,我們派出瞭風群無人機協助作業,但逃生艙太多瞭,我們一艘船的回收能力有限,而且…啊!”工程員還想說什麼,一陣劇烈的震動打斷瞭他的話語。

“可惡,得想想辦法這樣下去救不瞭多少人!”工程組長砸著鐵墻,眼裡盯著從逃生艙裡被抬出的傷員。

“候鳥已準備完畢,請求出發。”這時廣播裡傳來子豪的聲音。

“你們隻有很短的時間速去速回!”孫副官顯然已經清醒瞭過來,開始冷靜的指揮戰鬥。

“候鳥小隊明白,出發!”

八架候鳥偵察機從停機坪裡呼嘯而出,伸出瞭自己利爪,勾住瞭漂浮著逃生艙,用自己的速度機動優勢將其送回黑耀光號。

這邊的救人工作進行的如火如荼,另一邊帝國戰艦的情況卻不容樂觀,雷佳的**已經用完瞭,除瞭還有護盾以外,幾乎已經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瞭,穆勒卡的船雖然隻有副炮損毀,卻也是在苦苦支撐。

“通知全體艦員,準備棄船,工程組的人把引擎過載,設定航線目標右舷3點鐘方向,敵巡洋艦!”雷佳知道再這樣打下去自己隻會成為累贅,還不如與敵人同歸於盡。

“等等艦長,穆勒卡的船脫離陣型瞭,這個航行線路…他是要和敵人的巡洋艦同歸於盡!”領航員震驚的盯著航行線路。

“雷,我的妻子拜托你瞭。”屏幕裡傳來瞭穆勒卡的投影。

“滾回去,自己照顧!”雷佳暴怒的語氣,著實讓一旁的船員也驚訝不已。

“我是驕傲的帝國軍人,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說著穆勒卡切斷瞭通信。

“混蛋,都愣著幹嘛沒聽到我剛剛說的麼,全員棄船設定航線給老娘撞沉那艘巡洋艦!”對於雷佳的命令,船員們隻有執行。

“坐標航線已設定,全員棄艦!”

“轟!”雷佳的話音剛落,又是一道紫色聚能光線劃破瞭護盾,擊中瞭艦尾。

“引擎被毀!護盾值下降到臨界點!艦長我們失去動力瞭!”

“不要慌,雷神之錘的備用儲存能量呢,充能多少瞭?”

“不足15%。”

“工程組留下,其餘人棄艦,立刻執行命令!”

走廊上雷佳看著艦橋小組都上瞭逃生艙,便立刻關上瞭艙門,逃生艙裡的船員還沒反應過來,她便立刻按下瞭彈出按鈕,她從來沒想過活著離開自己的戰艦。

捋瞭捋秀發,打開瞭自己的耳麥。

“工程組還活著的人跟我在雷神之錘操控室集合!”

當雷佳趕到操控室時,已經有兩個工程組船員在調整發射參數瞭,接著工程組長也趕到瞭。

“隻剩你們三個瞭?”

工程組長苦澀的點瞭一下頭,強行將眼淚壓瞭回去。

雷佳一拳打在瞭一旁的鐵墻上,眼珠裡的紅絲泛起,強行壓住瞭眼淚。

“怎麼樣,還能發射麼?”

“參數已修改完畢可以發射,但自動發生程序已損毀,隻能手動瞄準發射……”

“那我留下,你們三個立刻去找最近的逃生艙棄艦!”

“艦長還是我們留下吧,這炮一個人操作不瞭的!”

“那我和工程組長留下其餘艦員立刻執行命……”話還沒說完,雷佳隻覺得後頸一疼 ,便昏瞭過去,一雙有力的大手摟住瞭要順勢倒下的雷佳。

“這瘋女人,真讓人不省心。”說話的水棋搖瞭搖頭。

“兄弟謝謝你,請務必保護好我們的艦長!”隨即三個船員對著水棋敬瞭一個軍禮,水棋也回敬瞭一個,便帶著雷佳離開瞭操作室。

“老大,人接到瞭!”

“趕緊回來,這船撐不瞭多久!”

“瞭解!”

扶著雷佳的水棋加快瞭速度,一架漆黑的風鳥倒掛在艦艇下方的船腹上,在兩人上瞭戰機後,黎銘立刻收起瞭勾爪,迅速脫離瞭雷佳的戰艦。

“艦長,穆勒卡的船和龍族的巡洋艦撞上瞭!”不遠處的火光,吸引瞭水棋的目光,那絢爛的爆炸標志著一個群優秀的軍人為瞭自己的榮耀,選擇瞭戰死在沖鋒的路上。

“他媽的,怎麼這麼多**煩死瞭!”全神貫註穿梭在彈雨中的黎銘用自己的駕駛技術起舞著,完全沒功夫去理水棋。

“艦長,逃生艙回收完畢,遷越引擎也已充能完畢。”孫副官鏗鏘有力的聲音傳來,看來這個征戰瞭20年的軍人已經恢復理智。

“展開光翼,準備遷越,讓工程組的人準備好機械臂!”

“瞭解!”

隻見黑耀光號的兩側舷升起瞭兩扇散發著赤光的機械羽翼,猶如展翅的鳳凰隨時準備翱翔於星際間,而這時一旁被水棋摟在懷裡的雷佳睜開瞭雙眼,一個短發剛毅的男人映入眼簾,那寬闊的肩膀以及溫暖的懷抱是那麼給人無比的安全感,溫暖的犯規。

這時黎銘他們身後的那艘雷佳的戰艦突然升起瞭船頭,將船頭對準瞭一旁的龍族巡洋艦,在短暫的蓄能後一條恐怖的白色光線從船頭噴湧而出,那劃破夜空的嘶啞,撕破瞭那艘巡洋艦的正面護盾,成功命中瞭艦橋,緊接著雷佳的船發生瞭爆炸,爆炸產生的火光映射進瞭黑鳥戰機的駕駛艙,耀眼的光芒照耀在雷佳的側臉上,而她的眼裡也流出瞭眼淚,水棋看到懷中流淚的雷佳忽然感覺莫名的揪心。

“都給我抓緊瞭,我要加速瞭!”

星空中黑色的風鳥,煽動著它的羽翼,雨很大,風很大,可她依然在不停地煽動著翅膀在天空中起舞,直到一隻大手有力的接住瞭它,安心的回到瞭母親的懷抱。

“機械臂已抓住黑鳥!”操作員興奮的喊到。

“開始遷越!”

一陣白光閃過 ,黑耀光號已消失不見,留下瞭一群怒火沒地發泄的龍族艦隊。

遷越航道裡,在將黑鳥戰機拉回停機坪後,水棋扶著雷佳走出瞭駕駛艙,一旁的帝國船員趕緊圍過來查看其身體情況。

“你們怎麼在這裡?”讓雷佳驚訝的是,之前從她的戰艦上彈出的船員全在眼前,隨即轉過頭看向一旁的黎銘。

“謝謝!”

“順帶的,不用謝。”說完黎銘便瀟灑的轉身離去,水棋也跟瞭上去。

走進艦橋室後,孫副官忍不住詢問瞭一下情況,在得知雷佳平安無事後,走到瞭黎銘和水棋身邊要給兩人一個大大的熊抱,黎銘和水棋趕緊躲開。

“薈音艦船情況怎麼樣?”在奮力推開激動的孫副官後,黎銘偏過頭詢問一旁的薈音。

“還好,雖說被轟瞭對穿,好在之前你把艦艇的結構強度升級過,隻是出現瞭人員受傷,而且都是受的輕傷,副炮也隻損毀瞭一座,另外逃生艙回收瞭600多個,樊老將軍的兒子也在其中,平安無事……”薈音的匯報讓黎銘的劍眉終於有瞭些舒緩,船員們也都松瞭一口氣。

“不過我們在遷越的時候太倉促瞭,留有星尾,龍族艦隊很有會可能追上來!”薈音有些擔憂的看著黎銘。

“沒事我給它們準備瞭一份大禮,孫叔,禮物準備好瞭麼?”

“準備好瞭,包他們喜歡!”孫副官的語氣裡充滿瞭期待,一旁的薈音和一眾船員卻是一頭問號。

而在另一邊的阿密法爾號上,秦月正在精美的大理石磚上來回走動。

“偵測到遷越信號!”領航員的聲音讓整個大廳的人都興奮瞭起來。

星閃後冒著赤光的黑耀光號出現在瞭眾人眼前。

“這小子,哼哼。”一旁的秦宇翔牽著愛麗絲的纖手點頭道。

“艦長,我們已到達指定位置!”

“開啟後尾貨倉,把煙花都給我佈置好!”

“瞭解!”

強悍的機械臂沒幾下就將一個個帶有死神問候的宇宙海雷扔瞭出去,散佈在宇宙中。而黑耀光號也加速向第七艦隊的位置駛去。

“指揮官,黑耀光號在佈置宇宙海雷!”阿密法爾號裡船員不解的匯報到。

“再次探測到遷越信號!”所有人的內心再次緊繃起來。

“艦隊相位火炮預熱,瞄準黑耀光號後方區域,沒有我命令不準開火!”作為艦隊指揮官,秦宇翔自然能看透黎銘的小機靈。

這時黑耀光號的身後再次出現瞭星閃,數十艘張牙舞爪的星艦出現在瞭其身後。

“薈音,把全艦能量都集中到護盾上!”

“子豪,引爆!”

剎那間,剛剛遷越完畢的龍族戰艦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死神給請去喝茶瞭,絢爛的爆炸吞噬瞭黑耀光號和龍族艦隊,燦爛的火光如同太陽那般照亮瞭整片宇宙,最讓人沒想到的是,孫副官還真的讓工程組的人在每顆海雷上塞入瞭煙花**,這下還真的把一場爆炸表演成瞭一場煙花秀,炫彩奪目。

“知道我喜歡看煙花,這個傻子。”秦月揉瞭揉自己的眼眶,將眼淚擦掉。

爆炸結束後,爆炸中心隻留下瞭被熏得面目全非的黑耀光號,而龍族艦隊隻剩下瞭滿是飄浮的殘骸,慘目忍睹。

“指揮官,黑耀光號發來訊息,全員平安無事,不過他們發動機熄火失去動力瞭,需要我們出動拖船。”領航員的聲音,無疑讓所有人懸著的心都放下瞭,艦橋室裡的一眾船員更是沸騰瞭,大傢都相擁鼓掌,喜悅的氛圍充斥著艦橋室,一旁公主那緊緊握著秦宇翔的手也終於放松瞭下來,而秦月仍然冷靜的看著窗外被拖船往回運的黑耀光號,不過那閃爍的雙眼依舊掩蓋不住其無比喜悅的內心。

“這就是傳說中的城市級要塞麼,我還是第一次見好壯觀呀。”子豪悠閑的靠在自己座位上欣賞著這座400公裡級別的巨艦。

“子豪是沒見過咱們神州帝國的龍級城市要塞麼?”一旁的水棋不解的問道,要知道神州帝國的龍級城市要塞可是比阿密法爾這種級別的要塞更加宏偉壯觀,500多公裡的龐大體型連龍族的聖王級母艦在其面前都要相形見絀。

“沒有,我來自咱國傢比較偏遠的星球,見過的最大戰艦也不過是戰舞級戰列艦,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城市要塞級別的戰艦。”子豪激動的看著眼前的盛景自述著。

“加油子豪,以後你要是成瞭艦隊指揮官就能駕馭龍級要塞瞭,到時候可要多照顧我們大夥呀,哈哈哈哈……”一旁的領航員難得的打趣到。

“哈哈哈哈……”艦橋室的氣氛也被帶動瞭起來,所有人都悠閑的聊著天,好似剛剛結束瞭一場精彩刺激的比賽一樣輕松的氛圍充斥著艦橋室。

在進入星港安穩停下後,黎銘和雷佳一行人攙扶著傷員走出瞭黑耀光號,眼前的龐大都市風景讓不少船員驚訝不已。而早早已等候在場的秦月等人立刻迎瞭上去。

“黎銘少校,我代表我們第二近衛艦隊感謝您的救援!”一個標準的軍禮,隨即一眾泰瑪帝國的船員也跟著秦月敬禮。

“大傢都是人類,應該的不用謝。”一向嬉皮笑臉的黎銘難得認真的回敬瞭一個軍禮回去。

“您好黎銘先生,我是秦氏傢族的傢臣米爾特,公主殿下和秦司令已在艦橋室等候各位,貴艦的船員我已安排好住處,請各位放松休息。”一旁的米爾特雖然很早就聽說過關於黎銘的傳聞,今日一見其身上的剛毅氣息著實讓他驚訝不已。

“謝謝。”

“子豪,你負責把大傢安置好!”

“瞭解,老大!”

說完黎銘便帶著孫副官和水棋以及薈音上瞭米爾特的穿梭車。

很快眾人來到瞭艦橋室,迎面迎接的立山在做瞭介紹後帶領眾人來到瞭公主和秦宇翔面前。

“感謝您,黎銘少校,請起身。”公主看著單漆下跪的黎銘眾人,驚訝的打量著眼前這名少年,其身上的剛毅於紈絝的矛盾氣息讓人難以捉摸。

“能營救公主殿下是我艦的榮幸,同為人類我不會對同胞棄之不顧。”黎銘滿分的回答令艦橋室的氣氛逐漸高漲。

一旁的秦宇翔沒有說話,他一直在打量著黎銘,深邃的眼神讓黎銘很不自在。

在討論瞭一些事後黎銘一眾便離開艦橋室。

“娘的,終於出來瞭,秦月她二哥咋跟她大哥一樣啊,壓得老子都要喘不過氣來瞭。”出瞭艦橋室黎銘如釋重負一般申瞭一個懶腰。

“這麼多年瞭,沒想到秦二少爺的氣質依然不減當年。”一旁的孫副官感慨到。

但眾人剛走出艦橋塔便被一人攔瞭下來。

“借你們的艦長一用!”說著便拉著黎銘上瞭車,留下瞭一臉懵逼的薈音眾人揚長而去。

看著眼前公然“打劫”自己的秦月,黎銘順勢躺在瞭沙發上,開始打量著眼前這個與自己已經兩年未見的女人。

上一篇:五阿密法爾號

下一篇:没有了

|   QQ135786812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東湖路141號  |  筿杠02-238908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