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位面之時 > 文章

十追敵

时间:2021-03-13    点击: 次    来源:0    作者:原創 - 小 + 大

很有可能草兒也是被他們虜劫而去。

季安把山谷裡的屍體草草收拾瞭一下。

隨即施展遊龍身法,風馳電摯,跟著馬蹄印追尋而去。

此時天黑,本是不好尋找,但季安認為:現在天色已晚,以馬匪們的行事作風,很可能會駐足休息。

這正是個好機會。

季安也是第一次出山谷往外行走,一路上,人跡罕至,荒涼空曠,與山谷中景色全然不同。

全力運使輕功,季安身影宛若遊龍,所過之處勁氣激蕩,如犁庭掃穴。

跟著印跡,追至大道,借著月光望去,馬蹄印也漸漸多瞭起來。

有此現,季安大喜。

不由加快度,急追趕。

飛奔大概有二十多裡,行至一個密林旁,有所現,季安停瞭下來,藏在一處大樹後。

季安悄悄露頭,借著前方火光觀看,前方二百米處,有五六處火堆,馬匹都拴在周邊樹上,每處圍有六七個大漢,約有三、四十個人,火堆上正在燒烤食物,人人身邊放著大刀。

個個歡聲笑語,大口吃著肉,喝著酒。

“看此情景,他們應該就是馬匪,人數還不少。”季安心中肯定,大松一口氣。

可是草兒呢,季安心中疑慮,繼續查看。

一個大火堆處引起瞭季安註意,隻見火堆中間,坐著一個中年大漢,周圍還有六個漢子,如同眾星捧月般,有說有笑。

中年大漢眼睛開合間,似乎有神光乍現,這是一個內力有成的高手。

季安堅耳靜聽。

其中的小頭目大笑道:“大當傢的,這次隻抓瞭些牲口,還有一個小娘皮。收獲有些少啊!”

“你懂什麼,現在元兵也四下劫掠,有此收成就不錯瞭。”中年大漢搖瞭搖頭,對著小頭目說道。

“牲口已經叫一些弟兄們送往山寨。”大漢話音一轉,神色淫邪道:“至於小娘皮嗎,嘿嘿,大王我今晚要親自。”

話聲一落,大漢朝著一顆樹旁看去,活動瞭下手,哈哈大笑。

“等我玩完,大王在賞賜給你們,哈哈……”

周圍馬匪也都眼中淫光大亮,口水直流,肆意狂笑。

“畜生!”季安一聽,雙拳緊握,眼睛泛紅。

季安按下憤怒之心,也朝著那顆樹望去,隻是離得太遠,加上天色黑暗,看之不清。

季安用足內力,註入雙目,隱約可以看到一個小小身影,被繩子捆綁著,靠在一顆樹桿上。

是不是草兒呢。季安心裡大急。

不管瞭,先殺瞭他們在說,季安殺意湧來。

用轉內力,就要飛身上去,結果這幫馬匪。

突然心中一緊:不對,萬一是草兒,他們要是用來威脅,自己倒是不怕,但馬匪人多,一但陷入重圍,草兒安全沒法保障,那就不妙瞭,得想個萬全之法。

隨即季安收起氣勢,思索瞭一下,悄悄潛瞭過去。

借著夜色,離邊上的馬匪,有二、三十米的地方,季安藏身在一顆大樹旁,單腳輕輕一點地面,騰空而起,飛身到樹枝上,從時空之匙內取出水囊,用轉生死符法門,六陽四陰,凝水成冰。

“享受享受吧!”季安面無表情,好像做瞭一件微不足道事情。

“嗖”的一聲,正中一個青年馬匪後背。

這馬匪起初以為被什麼蟲子,伸手去拍後背,但隨即而來的陣陣麻癢,又針刺般的疼痛,直如萬蟻咬嚙。

青年倒地慘嚎,雙手在身上亂抓,直抓得血痕累累。

“救我…救救我…難受死啦。”

“大哥,救…救…我…”

周圍馬匪都被聲音所吸引,全都拿起鋼刀,跑過來查看情況。

坐在大火堆旁的大當傢,也聞聲趕來。

季安嘿嘿一笑,望都被青年吸引的馬匪,隨即騰空,朝疑似草兒那顆樹飛去。

十息後,季安動作宛若遊龍,輕飄飄的落瞭下來。

看著側身靠在樹旁,已經熟睡,被綁的緊緊的小女孩,季安心裡激動。

也沒時間觀看,單手一撈,抱起小女孩,運起遊龍身法,雙腳連點,飛身而行。

由於天色黑暗,小女孩長遮面,季安在路上也沒細看。

連奔一柱香的時間,也有十幾裡路,季安看看四周,停瞭下來。

輕輕放下小女孩,伸手撩起長,季安一看,正是草兒,心中大喜,連連搓手。

“草兒,草兒!”

季安拔出草兒口中的破佈,松開綁在她身上的繩子,大聲呼喚道。

草兒慢慢張開大而明亮的眼睛,隻是神色茫然,無論季安怎麼叫她,她都不說話,好似不認識季安一樣。

季安看之大驚,馬上給草兒檢查,看身上是否有傷。

隻是查看片刻,草兒身上除瞭繩索勒痕,並沒有什麼外傷。

“大哥哥,大哥哥,你在那?我要找大哥哥。”

正在查看傷勢季安,被草兒一聲驚到,連忙停瞭下來。

看著草兒終於說話,季安神色興奮,小聲說道:“我在,大哥哥救你來瞭,大哥哥…”

但是草兒好似聽不到季安說的話,也不看他,一個人低著頭,嘀嘀咕咕叫著大哥哥。

季安一愣,隨即被草兒的話澆滅瞭心中的興奮。

季安臉色凝重,面帶痛苦,往日沉穩有力的大手,此刻卻微微顫抖著,輕輕撩起草兒的長,凝視草兒的雙眼。

隻是此時草兒雙眼毫無靈氣,隻有茫然、無助、冷漠……

“啊…草兒…草兒。”

季安大叫一聲,心中痛苦萬分。

抱著草兒,季安自責,草兒怎會如此,怎會…….

心中後悔不已,如果不急突破,如果早點回去,如果……

季安默默留著淚,不由回憶起,草兒的天真可愛,如此單純充滿靈氣的小女孩,如今變的神智不清,呆呆傻傻。

真是蒼天不公啊,為何要給草兒如此多的磨難。季安抬頭望天,抱的草兒更緊。

許是感受到季安的溫暖、熟悉的懷抱。草兒漸漸閉上眼睛,不在嘀咕,熟睡起來。

季安輕輕起身,抱著草兒,心中悲痛。

雖然季安不懂醫術,但畢竟是現代人,草兒現在的癥狀,定是經過谷中血案,洪伯之死,在加上年齡幼小,被馬匪所嚇,心神受損所至。

想要醫治,不是一、兩天可以有效,因此季安決定先報仇,再去尋找醫治之法。

“馬匪….馬匪….”季安臉色猙獰,雙拳緊握。

上一篇:七--五年後一流高手

下一篇:十二路癡

|   QQ135786812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東湖路141號  |  筿杠02-238908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