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錄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真蕭哥 > 文章

六十二

时间:2019-10-29    点击: 次    来源:0    作者:原創 - 小 + 大

電話打過去大約不到十分鐘,對面門口就開始出人瞭,有兩個司機走到院後面去提瞭車。

齊麟瞇眼觀察瞭一下,額頭冒著細密的汗珠說道:“看著人不少。”

“不把康哥救回來,咱就白跑一趟江州,而且還換不回來老貓。”秦禹磨著牙回應道:“沒有退路瞭,咋地都得搏一把。”

齊麟聞聲看著秦禹,同樣話語堅決的說道:“這次要麼咱仨把事辦成回去,要麼就一塊折在這兒。誰JB慫瞭先跑,誰是兒子!”

“幹就完瞭。”秦禹點頭掏出手.槍。

道路對面。

李桐邁步走瞭出來,皺眉沖著董成問道:“消息可靠嗎?”

“打電話的是那個給梟遞消息的內應,所以應該可靠。”董成皺眉說道:“對面知道是我們搞的康,肯定紅眼瞭。”

“這幫人是奔著拼命來的,咱的事兒已經辦成瞭,沒必要跟他們硬搞。”李桐背手回應道:“給駐軍的治安隊打電話,一會他們來瞭,讓官方抓他們。”

“靠譜。”董成笑著掏出瞭手機。

街道邊上,兩臺汽車已經停滯,李桐和董成身邊圍瞭六個人,其中有一個已經小跑著沖到前面準備拉開車門。

斜對面的院內,秦禹掃視瞭一下對方人群後,才轉身說道:“看出來瞭嗎?中間那個年輕的和那個掏電話的是領頭的。”

“對。”齊麟點頭應道:“但沒看見康哥啊。”

話音落,樓內再次沖出來倆人,抬著一個碩大的黑袋子,走到汽車尾部塞進瞭後備箱。

“人在袋子裡?”秦禹眼神明亮的招呼道:“快上車。”

齊麟聞聲跨上摩托後座,右臂持槍自然下垂:“走吧。”

“翁!”

摩托馬達聲音轟鳴,宛若離弦之箭一般沖出大院,直撲兩臺汽車所在位置。

路邊,人群中有人聽到摩托車的聲音後,就已經轉身回頭。

但車太快,槍開的也快。

“亢亢……!”

齊麟坐在後座率先摟火,槍口直沖人群。

“有人。”董成率先吼瞭一聲,伸手就拉已經到瞭車邊李桐。

“嘭!”

一聲悶響泛起,摩托車車頭重重的撞在李桐腰上,將其頂飛向前,咕咚一聲撞在汽車門板上。

秦禹剎車,雙腳落地,右手一把就扯過瞭李桐脖領子。

齊麟一步胯下摩托車,槍口指著董成吼道:“都他媽別動,全給我退後。”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眾人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所以此刻看著秦禹和齊麟都有些發懵,隻本能的掏出瞭腰間武器。

李桐被摩托車撞的不輕,後腰傳來劇烈的痛感,他額頭冒汗的趴在車門上,表情猙獰。

秦禹下瞭摩托車,右手拽著李桐的脖領子將他護在自己身前,左手拽出兜裡的一條綠色引線吼道:“我身上有大響兒,誰往前上一步,我馬上和他一塊走。”

七八個人看見秦禹拽出引線,立馬後退數步,散開瞭陣型。

李桐用右手扶著後腰,回頭看向秦禹說道:“於傢的人?來的少點吧?”

“我們跟於傢沒關系。”秦禹額頭冒著細密的汗珠回應道:“但康哥被你們劫瞭,我們兄弟無意間背瞭黑鍋,綁著響兒來找你,是要把鍋拿下去。”

“沖著小康來的?”

“對。”秦禹點頭:“小康跟我們走,雷不會響,命也就不用拼瞭。”

齊麟用槍逼迫著董成,扯脖子向人群吼道:“聽不懂人話嗎?退後,把手舉起來。”

“哈哈!”李桐靠著汽車突然發笑,雙眼盯著秦禹說道:“兄弟,這鍋你還真就得背瞭。”

秦禹聞聲一愣。

“你們來晚瞭,小康沒瞭。”李桐佯裝淡定的補充瞭一句。

“你他媽扯淡!”秦禹心裡咯噔一下,臉色蒼白的回應道:“你不用跟我玩花樣,我這鍋要摘不下來,那肯定就得整倆墊背的走。”

“你看你還不信。”李桐扭頭觀察瞭一下齊麟,話語簡短的回應道:“人在後備箱裡。”

秦禹聽到這話,內心不詳的預感已經愈發強烈。他扯著李桐稍稍猶豫一下,立馬就靠著汽車後退,慢步來到車尾部,單手打開瞭後備箱。

後備箱內,黑袋子中散發出一股濃烈血腥味兒,秦禹咽瞭口唾沫,伸手撩開瞭袋子口。

康哥面目全非的躺在袋子中,喉嚨處兩個明顯的血洞,還在流淌著鮮血。

齊麟在前面挾持著董成,聽到秦禹半天沒說話,立馬聲音顫抖的問道:“人……人怎麼樣?”

“沒瞭。”秦禹臉色鐵青的回應道。

“他媽的!”齊麟心態炸裂,內心一直被強壓著的戾氣,埋怨,不甘等負面因素瞬間湧上大腦。

車尾處,李桐舉著手,面帶笑意的勸說道:“兄弟,你看人也沒瞭,你倆估計也很難洗幹凈瞭。不然這樣吧……你們把槍放下,咱坐下來聊聊,怎麼樣?”

“嘭!”

秦禹聞聲用右手按著李桐的腦袋,粗暴的磕在車門上吼道:“聊尼瑪,我兄弟都被抓走瞭。”

“兄弟的命重要,還是自己的重要啊?”李桐歪脖看向秦禹:“我這兒這麼多人,真拼起來,你倆能撈到好嗎?”

秦禹斟酌半晌後,目光尖銳的看向李桐:“既然康哥沒瞭,那不好意思瞭,我隻能帶著你,把我們身上這口鍋摘下來。”

“呵呵。”一直沒說話的董成,陰著臉回頭問道:“你覺得可能嗎?”

“我身上有響兒,啥事兒都可能。”秦禹左手扯著綠色引線,突然回頭吼道:“媽瞭個B的,子彈好使,還是雷好使?”

話音落,散開的馬仔聞聲後,全部看向董成。

“你可真嚇死人瞭。”董成歪脖看著秦禹,突然抬起手臂,指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老子在待規劃區玩瞭這麼多年,還真沒讓哪個雷子給拿住呢。來,你把線兒拉瞭,我就看看咱倆誰先死。”

秦禹聽到這話,左手不自覺的顫抖瞭一下。

兄弟三人前來江州,槍和汽車全部都是駐軍那邊提供的,他們自己去哪兒搞稀少的雷G和炸Y?

綠色引線是從摩托車上拽下來的,另外一頭隻拴在瞭秦禹褲腰上。他腰間其實啥都沒有,拽著綠線隻是為瞭唬人而已。

可現在,江州李傢的狠茬子也不少,他們根本不買賬。

咋弄?

綠線拉瞭肯定不會響,可要是不響兒,那怎麼能壓住也靠著玩命吃飯的李傢馬仔?

上一篇:六十一

下一篇:六十三

|   QQ135786812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東湖路141號  |  筿杠02-238908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