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位面之時 > 文章

十三客棧趣事

时间:2021-03-14    点击: 次    来源:0    作者:原創 - 小 + 大

倚天中,此山中可是有三個勢力,分別為明教、昆侖派、朱武連環莊。大部分劇情都在這裡生。

看著前方的大山,季安也不多想,飛馳而去。行至二十多裡,一個古鎮出現在眼前。

抬頭看去,季安嘴角微翹,神色激動,哈哈大笑,道:“終於擺脫野人般的生活瞭,在此倚天中生活瞭五年多,還是頭一次見村鎮…”

這時草兒揉瞭揉大眼睛,掙脫季安的懷抱,指前方歡聲說道:“大叔,好多人啊,快帶我去看看呀!”

季安聞聲嘆瞭口氣,一路上可被這小祖宗捉弄慘瞭,跳下馬,說道:“草兒坐好,聽大哥哥的話,這就走。”

季安緊瞭緊身上的破麻衣,牽著馬,走進鎮裡,四下觀看鎮裡規模也不大,屋舍錯落,店鋪林立,說是小鎮,其實是一處聚集點,長年累月之下行成小鎮。鎮中行人大多是行腳商人,也有成群結隊帶著刀劍的壯漢。

踩著鎮上的青石板路,草兒嘻嘻哈哈,嚷著要這要那,季安無奈,隻好答應。行至鎮中,一座古色古香的客棧映入眼簾,門前有一桿旗子,旗子上掛一幅條幅,迎風飄蕩,上書“同福酒樓”。

季安一瞧是客棧,立馬拉著草兒上前。

剛至門前,一個小二模樣的小廝迎瞭上來。

“這位爺,裡面請…”,看季安兩人風塵仆仆,破衣破帽,不禁臉色鄙夷,但還是上前說道。

季安臉色一沉,就知道這人狗臉看人低,也不生氣,答道:“先把馬匹料理好,用上好草料。”

小二忙連忙張羅,又開口問道:“你是打尖,還是吃飯?”

“先吃飯。”季安說完徑真走瞭進去,選瞭一處靠窗的桌子,坐瞭下來,“啪”拿出一枚五兩銀子拍在桌上。

“好菜盡管上,再來一壺茶,爺不卻銀子,另外在開一間上好的客房。”

小二一瞧銀子,眼神一亮,也是機靈,連忙扇自己兩巴掌,“小的有眼無珠,大爺稍等,馬上來。”

不管忙活的小二,季安讓草兒坐好,抬頭觀看,這酒傢還挺大,一樓足有十幾張桌子,但三、四桌上都坐滿瞭拿著刀劍的江湖漢子,可見民風彪悍。

季安一想,也對,倚天中本來是亂世,沒個兩、三手功夫誰敢出來闖蕩江湖。

不一會,好菜就66續續上來瞭,季安嘗瞭一口還行,忙招呼草兒大吃起來,也是餓壞瞭,五年來都沒正式吃過菜,嘴裡都快淡過鳥來瞭。

一邊吃一邊給草兒夾菜,這一頓吃的風卷殘雲,大呼過癮。直讓旁邊江湖漢子,看的嘖嘖稱奇,直叫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啊。

吃完飯,來到兩樓客房,吩咐小二打上熱水,又給二兩銀子做小費,小二大喜,直呼今天遇上貴人瞭。

又吩咐他買上幾身合身的衣服,不一會,幾個人抬來大木桶,倒上熱水,終於可好洗個澡啦。

季安關好門窗,正準備脫衣洗澡。不想草兒比他還快,已經扔掉衣服,跳入水中,季安不禁老臉一紅,這小丫頭都十歲啦,也不怕讓人看光,心中雖這樣想,但季安還是眼神幽幽的看著水中的草兒。

“哎,這古代女子育真好,已經初見規模,怪不得古人十一、二歲結婚嫁人的比比皆是。”季安暗自嘀咕。

正看得仔細,草兒回過頭嚷著讓季安也來洗。洗就洗吧,誰怕誰。季安也跳入水桶,草兒立刻就鉆入季安的懷中,兩人肌膚一經碰觸,季安心中一震,立馬就有反應,草兒不明所以,皺著眉道:“大叔,有東西戳著我啦。”

當即用小手一抓,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啊!”嚇季安大叫的一聲,渾身抖,直接呆住瞭,在加上他本就是練的純陽內力,這可不妙啊。

草兒傻傻抓著不放,季安連忙阻止,不想一頭神獸呼嘯而過,季安心中大驚。

……

這澡洗的真是難受,季安心中唏噓,摟著草兒鉆入被窩裡,倒頭大睡。

翌日,晌午。

一個青年身著黑衫,拉著一個很是清秀的小姑娘下樓,經過小二身邊時,小二仔細觀看,這青年體格高大,眉似劍峰,面容剛毅俊朗,頭被一根金絲帶束住披在腦後,行走間虎虎生威,眼中神光閃動,極有威勢;這小姑娘長的大大眼睛,也很是漂亮。

可這兩人是誰啊,沒見過啊?小二心中疑惑。

不過還是上前問道:“你是?”

青年聽到聲音回頭一望,輕輕一笑:“怎麼昨天剛剛入住,就不認識啦。”

小二一愣,低頭思索,幾息後猛的抬問反問,“您是昨天的那個……”

“不錯,還是有點眼力勁。”青年拍瞭拍他的肩膀說道。

這正是季安,昨晚洗漱過後刮掉胡子,變化之大連店小二都不認識。

“來幾個特色小菜,再來上一壺好茶。”季安也不理小二,走到昨日入座的地方,拉著草兒坐瞭下來,吩咐道。

小二回過神,愣瞭下,連忙應說聲少待。

不一會,菜上來後,季安招呼草兒開吃。

不想前面桌上,有三個江湖人士正在嘀嘀咕咕,引起瞭季安的註意,看他們神色有異,鬼鬼祟祟,不似好人。

季安心中八卦突起,運起內力忙凝神靜聽。

隻聽其中一個瘦子說道:“老大,明日巳時,朱武連環莊和他的死對頭黑風盜在昆侖山下約戰,咱們去嗎?”

黑壯老大聞聲思索瞭會,眼中神光閃閃:“去啊,怎麼不去,這可是個好機會。”

瘦子一聽,“好來,俺這就去安排。”

話聲一落,瘦子抬腿就走。

老大一愣,忙叫住,“回來,你去那啊?”

“去叫兄弟們準備好啊,明日去殺朱武連環莊的人啊。”瘦子急忙停下,轉身說道。

老大一聽樂瞭,連忙拉著瘦子坐下來,沒好氣道:“就知道打打殺殺,多動點腦子。”

瘦子不明,撓瞭撓頭。

又聽他冷冷的說道:“嘿嘿,他們打生打死,管咱們啥事,明日他們約戰,今晚朱武連環莊的人肯定就得出,咱們今晚去朱武連環莊洗劫一番,幹票大的,也報往日被欺壓之仇。”

這瘦子和另一個胖子聞聲大喜,“老大英明,嘿嘿,聽說朱武連環莊傳承上百年瞭,裡面金銀財寶數不勝數,說不定還武學秘籍,幹完一票,咱們後半輩子就不用愁啦。”

老大看瞭看四周,見沒人關註,又小聲說道:“好啦,一會在商量怎麼佈置,等連環莊的人一走,咱們子時鎮子門口集合,開始行動。”

…...

季安聽到這裡,嘴角一翹,輕輕喝瞭口茶,心中冷笑:“這三笨蛋真是膽大包天,不知江湖深淺,竟敢光明正大商量搶劫的事,即使聲音在小,遇到武林高手想要偷聽,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這三人能活到現在,也算運氣。”

想到這裡,季安搖瞭搖頭嘿嘿一笑,這三人還真是極品啊。

上一篇:十二路癡

下一篇:没有了

|   QQ135786812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東湖路141號  |  筿杠02-238908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