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 | 註冊 | 投稿 | 留言 | 設為首?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攻占星空 > 文章

八--送你進去

时间:2021-03-01    点击: 次    来源:0    作者:原創 - 小 + 大

所有投標的公司,將會在同一天匯聚交易所,按照名錄將標書遞交。經過為期三天的評審,同樣在此處宣佈結果。

通過競標的企業,將會簽下合同,按照各自的方案開始施工。

坐在一塊簡單溝通瞭彼此的方案,不少集團的老板都暗暗吃驚,這次的大項目,不得瞭!

項目已經有整體規劃和圖紙,但是並沒有整個放出來。整個項目被拆分為兩千多個小項目,每個集團能夠接觸到的,隻是其中一小部分。

競標的圖紙方案,就是拿著選取的部分,然後進行細化設計,出方案、預算。

幾個老板湊一湊,就能勉強窺見項目的宏大,簡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除瞭一些常規的生活區域,有很多地方,這些老板根本都看不明白,不知道這是要建什麼。

對於這些行業老鳥而言,居然有超出認知的建築,不得不說,實在是不可思議。

“投遞標書要開始瞭,都安心競爭吧!等到中標,就有機會一窺全貌瞭!真是好奇,這個項目究竟長什麼樣!”

“我想看看那位總設計師長什麼樣,竟然能構架出這麼宏偉的建築群!”

“別想瞭,據說全國一共搞瞭不下二十個這種級別的項目!總設計師哪裡會隻盯著一個,我們沒那個運氣。”

審核組成員走上主席臺,沈建峰施施然走到最中央坐下,沖著話筒輕咳兩聲,“歡迎各位企業傢來到競標現場,我是審核組組長沈建峰,將會本著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主持此次競標!”

太喜愛響起雷鳴般的掌聲,宋總瞥向薑總兩人在的位置,臉上充滿戲謔,心裡則是慶幸,還好剛才隻是看戲,沒說什麼難聽話。

嚴副總一身肥肉滲出冷汗,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面色煞白,“怎麼會?一個被我壓得抬不起頭的小員工,怎麼會變成審核組長?”

薑總眉頭皺成一團,低聲嚴厲喝問,“小嚴!這是怎麼回事?給我一個解釋!”

“我不知道……”嚴副總慌瞭,“不可能啊,我還不知道沈建峰?他哪裡有這種實力,能做到審核組長的位置?這可是州級的大項目……”

“要是出瞭問題,拿你是問!”

薑總鐵青著臉,不再說話。等到投遞標書的環節,他拿著自己傢的標書上臺,沖著沈建峰露出討好的笑容,諂媚的不得瞭。

看到昔日集團老總在自己面前這樣卑微,沈建峰心中暗爽,不過表面還是不動聲色,“下一位。”

投標會進行瞭整整一天,並州二十一傢特級資質企業,八十四傢一級資質企業全部參加投標,二三級資質的企業也有百分之九十以上參加。

最終共計一千四百三十二傢,遞交上七千六百四十二本標書,審核組要從中篩選出每個項目最適合的人選。

那些二三級項目,保證每一份有三人打分即可,最終擇優選擇。至於一級和特技項目,關系極其重大,要召開審核會綜合評定。

投標會落幕後,那些企業傢紛紛離開。一些潞市本地的老板,向薑總二人投來憐憫的目光。得罪誰不好,竟然威脅審核組長,讓對方妻離子散,這仇可結大瞭!

回去的車上,氣氛凝重的似乎要滴出水來。薑總雙目噴火,“看看你幹的好事!完瞭!完瞭!這次我們一個項目都別想拿到!混賬東西!”

嚴副總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想要反駁,卻又沒膽子。他的本事不能說很大,主要靠溜須拍馬,緊抱薑總大腿,才一路走到如今。

對方手裡掌握著他的不少黑料,頂撞薑總,那是萬萬不敢的。真的逼急瞭,那些東西足夠把他送進監獄!

臭罵一頓後,薑總的氣終於消瞭一些。掏出手機,他撥出一個號碼,語氣頓時變得畢恭畢敬,“楊主管,您現在方便說話嗎?”

電話那頭沒有聲音,薑總心裡‘咯噔’一下,“楊主管,我是輝煌建設集團的小薑,今天晚上有時間吃個飯嗎?”

“哦,小薑啊。”楊主管頓瞭頓,“吃飯就不用瞭,我們不熟。”

嘟嘟嘟——

“媽的!”聽到手機裡傳來的忙音,薑總忍不住罵瞭一句,“好處沒少拿,這個時候就和老資裝!不就是嫌表示不到位嗎?”

心裡這樣想著,薑總又撥過去電話,試探著問道,“楊主管,我是想問一下,您認不認識沈建峰組長?”

手機那頭又是一陣沉默,“給你一點提醒,以後不要聯系我瞭。沈組長是上面直接任命的,是我很尊重的技術人才。”

通話再次掛斷,薑總罵不出來瞭。他不是傻子,從楊主管的態度,已經看出來問題的嚴重。

審核組長實權雖然大,可也僅僅是針對此次招投標,真正能管的東西不多。本來以為有個副主管撐腰差不多瞭,想著通過楊主管這層關系,出出血化解掉矛盾。

萬萬想不到,竟然是上面直接指派。楊主管口中的上面,難不成是這次並州項目組裡頭的總管?

那句“是我很尊重的技術人才”,就說明楊主管也得罪不起沈建峰。換個角度看,如果他記仇,吩咐楊主管一句,那以後……可不是一次招投標的問題瞭!

薑總一巴掌扇在嚴副總臉上,對方渾身的肥肉都在顫,“你個廢物!一天內給老子卷鋪蓋滾蛋!”

“你……姓薑的!別太過分瞭!”

嚴副總心中憋屈,五十歲的人瞭,被這麼打罵,他哪裡能受得瞭?隻是把柄在對方是手裡,他又不敢打回去,心中卻狠狠記上一筆。

薑總不再理他,“哼!看在這麼多年的面子上,識相一點,好聚好散!”

等回到公司,薑總鉆進自己辦公室,躺在皮沙發上,一根一根抽著煙,掙紮糾結著什麼。

幹掉整整三包華子,薑總吐出最後一口濃煙,那張臉在濃煙的遮掩下,顯得格外猙獰,“小嚴啊……為瞭集團……對不住瞭。”

“喂?我要報警,我們集團有一個高管……”

“胡律師嗎?我要起訴我們公司的一名高管……”

嚴副總正在人事辦理離職手續,這種級別的高管,突然之間被辭退,頓時引起整個人事部的震動,八卦如風般迅速傳遍整個集團大廈。

更加震撼的事情來瞭,一輛警車停在集團大廈下,將嚴副總帶走!

電梯裡,被銬住的嚴副總暴怒,“姓薑的!算你狠!”

電梯門緩緩關閉,透過門縫,隻能看到薑總冷漠的表情,嚴副總絕望癱坐在地上,以對方掌握的資料,起碼夠判自己十年!

十年啊!

沈建峰,你背後到底是什麼人……

第二天,輝煌集團副總入獄的消息就被媒體爆出來,在建築界掀起一陣波瀾。

深夜,薑總親自上門,按響沈傢的門鈴。

當他出現在沈傢門口的時候,已經被很多人盯上,一把把熱成像槍械對準瞭那顆腦袋,這都是負責保護沈弈辰傢屬的人。

上一篇:七--你得罪不起

下一篇:九--求你原諒

|   QQ135786812  |  11191台北市士林區東湖路141號  |  筿杠02-238908112  |